画 为 心 声

发表日期:2012年04月23日 浏览:4239

经济繁荣、社会稳定引起欧洲文艺复兴,文艺复兴涌现出大批功力深厚、笔力精细的“神画”,现在欧洲教堂处处可见的精美艺术品大多出在这个时期。

而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人们精疲力竭、惧怕战争的情绪,促生了西方现代美术向艺术变异化发展,因而出现了野兽派、达达主义、未来主义、超现实主义……

再过百年,后人研究我们当今的油画,肯定每件作品里都有信息革命带来的烙印,要么是高科技手段,要么是高节奏生活,要么是求新求异的思维,反正“四平八稳”作画已经不能代表我们这个时代。

毛老人家的辩证法揭示了世间万象的那个规律:存在决定意识!

难道不是吗?东方人画的菩萨都是黑头发、矮鼻梁,西方人画的上帝都是黄卷发、大鼻子。

当我爱人因更年期受到抑郁折磨的两年里,我也跟着抑郁了;期间,老母亲因手术失败仙逝在重症监护室,我忧伤得几乎被击倒;连续两届由我操刀的国际非遗节,几乎熬干了我肌体所有的充沛细胞……在这样的情绪里,我能出现怎样的作品?

我把满脑的情绪、满身的感觉、满心的沮丧倾诉在画布上,于是,有了我用心画的最心爱的画作《残荷》。在初冬干涸的池塘里,翠绿的荷叶已经被秋风催成了褐色,饱满的莲蓬挣扎着努力挺起已经不高贵的身躯,干瘪的池塘在阳光下企图想反射出太阳熠熠的光辉,夭折的莲杆扭曲得很难看出当年的挺拔,灰暗的色调,抽象的手法,堆积的干油,粗狂的笔触,一种对成果的呻吟,一种对活力的向往,一种化作春泥的奉献,一种在煎熬中凤凰涅盘般再生……美啊!实在是发自心腑的一种美,一种艺术家普遍追求的“残缺美”,不论是色调、构图、用笔和画的思想精髓、深刻内涵,都达到了一种理想化的境界。

平子,王民平

成都画院院长

成都市美术馆馆长

成都书画博物馆馆长

四川当代油画院院长

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

中国大城市画院学术年会总干事